对话:支持文化双创的机制创新探索
 二维码 42
发表时间:2017-09-30 00:00来源:中国服务贸易协会


对话主题:支持文化双创的机制创新探索


主 持 人:魏鹏举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

对话嘉宾:金元浦   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教授

     汤旭东   北京创势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李强华   和君咨询合伙人

               张瑞仪   深圳前海天和文化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陶文盛   纵横资本合伙人

创意创新,现在国家的战略让我们无限的憧憬,因为我们国家现在步入了新常态,传统支撑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些基本要素现在都在出问题,所以需要找到新的能够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发展,而且希望发展质量更好。前面论坛嘉宾也提到一方面我们要走市场化的道路,第二方面是要把中国人口多的红利再做一个升级,希望能够把治理能量发挥出来。还有一方面,当然也是从发展民营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创新创业是民营经济种子孵化的模式和过程。

说句实话,我个人对于“双创”战略既有憧憬,但的确也是充满忧虑。“双创”让我想起曾经国家号召千千万万的知识分子上山下乡,其实当年的上山下乡也是解决城市增长乏力、就业困难这么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所以让广大的知识分子到农村去、到人民群体中去创新、去创业,而且也希望他们能够带动农村经济,这在现在来看是一个非常值得反思的大运动政策。现在的创新创业会不会也变成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运动?从我个人真的有所忧虑的。我在大学里面,大学现在也在做创新创业的教育,创新创业的活动,而且大学把这个作为一个政绩了,都在努力去做。我们都能看到可能存在的严重后果,一方面如果我们的学生花很多的精力想去创业,那么结果就是学业的耽误,这是很明显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如果我们误导他们真的去创业了,十有八九是不成功的,这是一个几率的问题。耽误他正常的毕业和正常的就业,未来的问题可能也会遗患很多。所以我们国家的“双创”要想真正有效的落实,其实除了这个口号以外,更为重要的是在支持“双创”的体制、机制上进一步完善,比如说政策,比如说融资,比如说孵化模式,比如说激励机制,包括人才配套、体系等等。今天利用这点时间,我想就这些问题和在座的专家做一些探讨,我们也没有具体设定哪一个领域,我想在座的专家在这方面都有自己的思考,我想请各位专家先在这个方面谈一些我们的观点,就是在机制创新方面,哪些可能是我们在“双创”尤其是文化“双创”方面一些关键点或者是痛点或者是需要我们高度警惕的角度?还有一个方面,我也特别建议我们专家谈一些机制创新方面有可能通过我们的关注、我们的提示、我们的努力确定改善和创新的角度,因为有一些特别大的问题,可能我们说得再多也不见得有用,所以利用这点时间谈一谈我们觉得有可能创新的、有可能改善的,只要我们关注了这样一些点。

先有请金老师。

金元浦:问题提出来了,当然我不太同意魏先生提出来把上山下乡和“双创”相比较,我觉得这是不能做比拟。因为今天的“双创”,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就是我99年在韩国的时候,我感到他们也进行了一场变革,也就是说他们至少有一个令我特别惊诧的决定,就是在韩国有228我所大学设立了以游戏和动漫相关的系科。按照我当时的观点来讲,我觉得这个国家疯了,让这么多的人去做这个事情,要学游戏产业、学动漫产业。从我们原来的思路讲,这能行吗?这样干能行吗?但事实证明,在这些发展过程中,十几年的历史过程,韩国的经济从各个方面来讲尤其是文化产业和创新性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与他们在人才上发展的政策还是有关的。第二个例子,我已经两三年来都参加了我国和我们高校的比赛,就是创意设计的比赛,我已经参加了好多期,在不同的地方包括在深圳,也包括在义乌,包括在海南等等。我发觉从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看到非常稚嫩的,而且在很多方面完全是想象式的创意到昨天,昨天我们看到很多发生的变化。这些变化:第一,过去都是想象的,现在逐步走向了实践。我们昨天有一个部分是专门进行已经展开的这种企业,进行了投融资的对接。另外,我们看到在高校设计的这些企业中,我们首先会问一个问题:你时间多吗?其中至少有一半的学生已经开始实践过,这些问题对于我们未来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我看到原创力,通过这样一个“双创”,整个国民的原创力将可能有一个较大的展开和发展。当然,这里的问题也是非常多的。问题在哪里?我们可能在这些发展中我说四个词:第一,创客。创客实际上是制造者,但是它具体的意义不只是所谓的制造,是真正的创客,翻译是很对头的。第二,黑客,黑客就是来自于创客。第三,极客,当今世界对于技术的创新有着极其投入关注的这样一批人。第四,数客,就是当今世界最为稀缺的这样一些人,就是奥巴马认为的未来我们有几百万的缺口就是数据分析师、数据运营官和数据管理师。我们从这个路况走会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技术的含量越来越高,技术对我们社会的推动越来越快,但是另外一个我要讲的就是我国的文化产业、创意经济乃至整个世界恰恰缺乏的就是人文的、美学的这样一个基础。我们今天对学生的教育不光是技术的、商业的、管理的,还特别的需要美学的、艺术的、人文的,总体上我们叫整体的人文的这样一个精神孵化。目前我认为这个孵化还有很大的缺陷,这就是我们高等教育中出现的重大问题。

魏鹏举:金老师在这个话题上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刚才我说的,其实对我来说上山下乡的绝对是挺远的,金老师说不能类比,我希望不要发生类似的事情。确实上我担忧的一个问题,比如说中关村创业一条街由曾经的热闹喧嚣现在变得冷冷清清了。我们深圳的创业氛围、创业文化,在我看来这十几年以来至少是文创这个方面,我感觉到蒸蒸日上,我特别希望像深圳这种氛围能够始终的保持下去。刚才提到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实际上是教育的问题,在这个方面,我们的“双创”,文化“双创”或者“双创”文化能够健康的走下去持续发展,而且让“双创”真的能够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增效的核心观点。当然对于“双创”的健康发展,避免走刚才我说的曾经上山下乡那条令人担忧的老路的话,还有很多的机制需要创新和完善,需要很多相关支持体制的创新。接下来几位专家基本上都是在资本领域,我想听听他们的高见,首先有请汤旭东先生。

汤旭东:很高兴今天来到深圳跟我们深圳的创业者朋友和全国的同行们交流,实际上魏老师提到中关村创业大街,我应该是最早来自创业大街的投资人,我看着中关村一步一步从卖电脑的大街现在变成举世瞩目的中国硅谷。

去年我也是被评委十大创业投资人,我们是对接整个资金和我们创业者这么一个桥梁。天使投资在中国文化产业里有很大的作用,我们看到很多大学生创业创新,刚才讲到褒贬不一,好多的媒体也采访我说怎么看待“双创”,我觉得中国的创业文化跟美国相比要缺一点包容,美国对于失败是很包容的,中国很多是难以容忍,觉得大学生创业失败率太高了,我们中国创业文化还有很多需要完善。从天使投资者角度来讲,我们是第一轮支持,其实我们也承担这样的风险。说到天使投资人这个行业,我们国家现在真正优秀的天使投资人是非常稀缺的,整个国家这两年陆陆续续加入到天使投资行业中来的一些企业家包括原来成功的创业者又回到天使投资中,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是非常稀缺的。?8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应该说创业得已经很幸福了,但是我觉得还是非常欠缺。我们这个群体可能目前是在中国最忙的,一方面我们要交土豪的天使,我们日常很多在中关村讲课,让他们的资金能够源源不断的进入到我们扶持创业者的队伍中来,因为他们很多资金,他们不懂创业,需要我们这样的专业投资人交他们投项目。另外,我们要给创业者怎么提高创业成功率。对于大学生创业,创业永远没有失败,你失败了要总结经验,总有一天会成功的,我不认为这个钱是打水漂了。

现在中国文化产业的创业还需要很多的完善,总的来说我们的文化产业我是非常看好的。这个不用多讲,我们看到好莱坞崛起,在大危机的时候整个经济大箫条,跟中国经过目前很像,中国经济也是在箫条中。怎么让中国经济走出低谷?我觉得文化产业应该是当之无愧,我对中国文化产业转型是非常看好的。我们的文化产业包括体育产业都是在国家体制中,没有交给市场。我们看到新一届政府对这块力度非常大,我们看到中国整个的文化产业进入一个爆发的增长,我们的消费者实际上是非常饥渴的,我们文化的产品是非常稀缺的,我们可以简单以电影行业为例,今年会突破600亿。刚才金老师讲韩国是举国的文化产业,为什么韩流在这么快时间就超过中国这么一个泱泱大国?我觉得中国人勤奋,不缺创业人才,缺的是什么?是一种机制,是我们整个高校的培养,包括整个市场化,包括一些政策的扶持。我觉得这个市场度程度还不够,还有很大的欠缺。

我们创势资本也投了很多影视人才的培训,我们也投了一些AR、VR,怎么把产业做起来也是非常有潜力的一个板块。

我觉得现在文化产业的资金,在现在来讲还是比较欠缺的,我们看到原来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很多是做地产、做矿的、做传统制造业的,让他们的资金进入到文化产业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培训,能够让他们看到我们的文化产业商机无限,能够赚到大钱。我觉得现在天使投资培训学院都在做这样的工作,怎么能够把资金引到行业中来。美国在天使投资税是非常低的,我们国家是很重的,很多地方讲到税收优惠,其实真正缴税的时候,像天津那种地方原来也是说20%封顶,真正缴税的时候就没这回事了。国家对这块的政策,我觉得是摇摆、不够坚决的。我觉得对天使投资这个行业应该大量的扶持,这样才能快速的发展。第三个是机制,机制有大有小,我们机场讲到很多股权结构不能投,这个很细了,比如股份对外分的项目我们是不能投的,一定要有一个大股东拍板,这些机制对于文化创意产业起步是非常关键的。大的机制上来讲,国家怎么样能够在政策上包括高校人才培养,包括外面培养的专业投资人,包括基金机制怎么建设,能够更快的对接创业项目,其实很多,我就不多讲了。

最后,我觉得我们创势资本在文化创意产业投了很多项目,我觉得中国文化产业里有很大商机,无论是创业者还是土豪们应该关注我们的文化产业、关注我们文化产业的投资行业,谢谢大家!

魏鹏举:其实创业没有失败,但是从投资上一定要忍耐。我们国家政策对于金融机构税收的优惠问题,一开始答应很好,到后来还是收很多,这个问题就是国家没有忍耐性、没有政策包容性,为什么?因为现在国家缺钱。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如果赚不了钱你还会投吗?包容性既有政策的包容,也有资本的忍耐。内部治理一定要健康,这样才会愿意投你的。

下面有请李总。

李强华:刚才两位都从发展高的角度讲文化的问题,我主要从创业创意者、创业创意人才个人激励方面来讲,因为我觉得创业人才用八个字形容,一方面可能是身无分文,但同时他也富甲天下,比如在文化创业阶段可以利用大数据、众筹解决你的创业问题,你可以投资平台进行对赌,你也可以跟广告业对赌,能够整合各种资产。我希望在座的创业创意人才要有广泛的思维,要有开放的合作利益分配的机制。我们有一个很好的项目讲的是开源制作,他就把各种资源开放出来,任何的人只要有能力都可以整合到他这个项目里,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目前有几个现象,比如何炅也在参与阿里医院的服务,甚至他参与了他竞争对手浙江卫视节目打造,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现象。这些人才跟平台的关系跟以前不一样的,以前是单位的人要听我的,频道里的资源不能到频道外使用。未来人才的溢价能力和谈判能力越来越强,也就是说单位对于人才要更多的利用、给他舞台。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在一起能不能挣钱?可以的话,单位分多少、团队分多少,不要给过多的限制。

我就从这两方面来讲,谢谢。

魏鹏举:和君咨询非常有名,大家未来在内部运营机制有什么困惑,未来可以找强华先生。我在这儿也替你做做广告,因为你说得真很短。

接下来请张总,是做文化产业基金管理的。据我所知,很多国资背景的文化产业基金现在基本上变成了小贷基金,基本上做小贷,而不是真的做风投。我想听一下针对文化创新创业类的项目,你们是什么态度?

张瑞仪:大家好,很荣幸受邀来参加这个高端对话。我们是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去年发起成立的基金,是国有背景的,而且是我们的资金是从集团以及政府里面给予的,所以是非常强的一个资源背景的基金。回答教授的问题,像这个基金是不是一个小贷基金?首先我先声明我们不是,从我们的投资方向还有一条很强的产业链是做“双创”的,就是跟其它一般国有背景的基金是有很明显的区别。今天我结合我们工作的一些实践来提几点,就是向政府、向市场提几点想法。

首先,我们是做文化“双创”。文化是烧脑的,因为文化是一个轻资产的公司,你不需要很大的设备投入,但是需要很强的创新,就是科技创新、流程创新、运营模式创新,这绝对是烧脑。第二是烧钱,你没有钱就砸不下去。第三,你要烧时间,因为文化是一个圈子,它不是一个市场。你怎么进入这个圈子,你必须要有祖国的市场人脉资源。第一是资金,第二是人才。第三,我想补充的是平台。

今年我们开始从“资金”变成了“基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改变,资金是补贴型的,补贴下去来申请,补贴的资金大部分是对一些大型的项目申请的,基金是交给专门团队管理的。我们可以选择一些项目进行投资,这是一种转变。政府下面其实有很多公益基金,公益基金业可以跟“双创”结合。为什么天使投资人这么辛苦,我也很明白,因为我们看有一些项目也非常辛苦。他们做筛选,我们去跟进其实也可以提供支持。我们深圳卫视也在打造几档大的节目,今年会上梦想中国,这些都是“双创”的平台。我们希望更多创业的节目、创业栏目能够在公众平台见面、接受挑战而提高他们的水平,这也是我们作为备有背景基金和国有背景平台应该负有的责任,而且深圳市政府非常重视、非常强调。

我们做基金本身能不能做好产品?其实天使募集资金是很困难的,我们也在做。募集困难里面,我们要做好风控,怎么能够进行产品的设计,能够让投资人更好的从天使的高倍数、高风险的回报结合后期PE低风险的回报结合,这也是我们应该去设立的机制。

以上这些是我想分享的,谢谢大家!

魏鹏举:谢谢!我觉得国有背景的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真的应该着力于放在整个文化产业前端部分,因为国家基金起一个非常大的作用,不是盈利,而是要为整个文化产业发展创造更好的生态。文化“双创”环节带有很大的外部性,还有艺术效应,它本身很难直接盈利,但是它对于整个文化产业发展甚至对于地区的文化创区活力的培育都有很大的外部教育和艺术价值。你让市场性的投资基金去做,显然不太合理。所以由政府基金来做就更合理了,而且更应该去做。现在随着财政收入的减少,财政给文化领域的投入增幅在降低,总量还是在加大。现在来看,像刚才张总提到的把资金转化为基金,这是符合目前财政给文化投入的基本方向,也就是起到投资引导的作用,要发挥杠杆作用。同时就像资金一样,能够起到一个对于文化产业生态发展补偿培育的作用。刚才张总的讲话让我对国有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更有信心,更有期待。

接下来还有一位是来自资本方的,是纵横资本。

陶文盛: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在这里跟大家分享这样一个话题。因为时间也比较有限,我跟我们强华总一样长话短说。刚才张总分享了一个退出机制的问题,我们每做一个项目,我们按照合伙制进去之后,我们可能要到处到机制的问题,这个操作起来比较麻烦。另外,刚才说的核心重点是“双创”这个话题,其实大家可能知道全球科技创新方面最有竞争力的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大家清不清楚?以色列。我也去看了一下,还是有一点理解。再加上深圳这样一个地方,我觉得这几年深圳未来不管是超越以色列还是硅谷也好,说几点:第一,以色列的创新是逼出来的,它整个历史和宗教的文化是逼出来的;第二,它有一个很好的文化,它的文化就是宗教里面有一个平等的文化、包容文化、民族文化,大家去体会。如果大家有什么项目,我们一般是投天使和A轮的,在下面可以联系我。

魏鹏举:我们可以参照的一个学习就是以色列,他们在后面可以再做一点功课,研究以色列。其实我本人是“双创”发自内心的支持者,一定要发挥中国大脑的优势,发挥中国文化在创新方面的文化优势。中国文化始终是强调创新的,所以把这种文化精神传承发扬光大,中国一定会有希望。

之所以我把现在的“双创”和曾经的上山下乡做一个类比,只是我真的不希望再一次成为一个政策性的运动,而真的希望“双创”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我们每个人手牵手的行动。

祝愿深圳文化创新创业路途更加的发展下去、踏踏实实的发展下去,能够成为深圳再一次让世界瞩目的亮点,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