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结构与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关系研究
 二维码 12
发表时间:2017-12-06 14:01

产业结构与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关系研究

———基于跨国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


陈凤仪,张 昱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经济贸易学院,广东 广州 510006)


[摘 要]本文基于 G20 国家面板数据,分析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与产业结构的关系,说明产业结构对国家的通讯服务贸 易竞争力有一定的推动作用。同时本文进一步研究二者的相关关系,发现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对产业结构的反向推动作用 并不明显。因此本文认为要想提高国家的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除了拓展国外市场规模与提高国内金融发展水平外,也应该 注重产业结构的调整和通讯产业的基础设施建设。

[关键词]产业结构;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 [中图分类号]F740. 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2095 -5863(2017)05 -0075 -10


一、引言

随着世界各国对于贸易自由化的要求和通讯技术标准的逐步完善,通讯服务贸易的发展也呈现上升趋 势。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报告显示, 2005 年世界通讯服务贸易的出口占世界服务贸易总额的2%,而到了 2015 年上升至 11%; 同样在进口方面,世界通讯服务贸易的进口比重为 1. 6%,到 2015 年,该比重为 10. 3%。通讯服务的发展主要来源于各方的需求增长,除了服务需求方( 如跨国公司) 的需求外,服务提供 方( 本国的通讯公司) 也由于国内市场饱和,亟待打开别国的市场。同时,本国政府在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希 望通过贸易实现国家信息化水平的提高。

世界各国的通讯服务贸易发展带来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促进了世界经济信息化和全球化发展, 节约国际贸易的资源和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国家通讯技术水平和促进相关行业的发展。通讯服务行业作为 国家的基础性行业,其行业特性给其他行业带来一定的影响力。通讯服务的发展有利于国际运输、国际金融 与国家贸易等业务的开展,各国通讯贸易的发展更是大大促进了这些业务的发展。雷普金( Repkine, 2008) 认为电信业对于国家经济增长有渗透性作用,认为该行业的发展形成了一种社会资本,能够提高信息传播的 效率,减少在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中的成本,从而提高商业或工业组织的效率,形成外溢效应和正外部性,提 高国家生产效率。

本文主要研究国家通讯贸易竞争力与国家产业结构的关系,以及分析其影响机制。本文创新之处在于 通过基于现有对于贸易结构与产业结构关系的研究,分析通讯服务贸易与国内产业结构之间的关系,从而说明如何提高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的途径。

二、文献综述与研究假设

关于一国贸易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关系,通过对过去的文献归纳,总的来说就是国家产业结构决定进出口 ( 包括服务和商品) ,而国家的贸易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一国的产业结构,二者共同促进国家经济发展。 在促进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可以将产业政策与贸易政策相结合,克鲁格曼( 2000) 认为在不完全竞争市场 和规模经济条件下,一个国家可以利用进口征税、出口补贴和保护国内市场等相关贸易政策扶植本国战略性 产业的成长;王菲和郑先勇( 2011) 通过研究发现,产业结构和贸易结构两者是对立统一的关系,通过产业政 策和贸易政策,可以提高本国重点产业与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在共同促进国家发展的大前提下,一方面产业结构决定着一个国家的贸易结构,特别是通讯行业这种基 础性行业,李颖( 2013) 认为服务业和制造业发展水平越高,一个国家或地区向国际市场提供服务的能力越 强。国外学者 Spair( 1985) 通过实证分析得出基础性教育与基础性设施的投入有利于提高服务贸易的质量。 国内学者主要利用 TC 指数、 CA 指数以及 MS 指数来衡量一个国家某个服务贸易产业的竞争力,用以描述一 个国家的某个行业在国际中的影响力。同时,利用相关指标对影响竞争力的因素进行分析。研究影响国家 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因素的相关研究主要有:李颖( 2013) 利用通讯贸易的出口额作为衡量国家通讯服务 贸易的指标,认为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家服务贸易开放度与竞争力呈正相关,而货物的出口额则会导致竞争力 的下降。张珺( 2015) 通过建立 VAR 模型,得出通讯服务行业的开放水平影响一个行业的竞争力水平。在 研究通讯服务竞争力对国家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的影响中,孙琳琳计算了我国信息化程度,并研究信息化发 展对我国经济的影响。于谨凯( 2016) 对通讯服务贸易复杂度影响因素进行灰色关联分析,发现贸易开放 度、经济发展水平以及人力资本水平制约该行业的出口技术复杂度,并且认为国内通讯服务业和通讯产品业 的发展也影响了该行业。由此可以看出国内产业的水平对国家贸易水平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虽然影响机制 并无文献研究,但综合各方面影响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因素来看,国内的宏观因素( 如:金融发展水平、对外开 放水平或城镇化水平) 会对贸易竞争力的提高造成一定的影响,因此我们得出假设1: 产业结构对贸易竞争 力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影响效果应为正。

另一方面,贸易结构也会对产业结构产生影响,但影响的机制及效果国内外学者有不同的说法。孙晓华 ( 2013) 利用半对数模型和结构效应就对外贸易结构对产业结构的带动作用进行了实证检验,认为对外贸易 结构对产业结构具有一定的带动作用,他还认为进出口结构效应对产业结构升级存在显著的正向影响,但其 发挥作用存在一定的时滞。就贸易结构对产业结构的影响机制来说,袁欣( 2010) 认为由于中国存在加工贸 易,导致中国的贸易结构不能完全反映中国的产业结构,利用中日两国贸易与产业的背离率去说明这一现象 并认为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中国存在着加工贸易,进而导致贸易的虚假繁荣使表现性的贸易结构对产业 结构形成了扭曲性的反应。李晨( 2013) 分析了加工贸易对我国贸易增长的贡献率、加工贸易与国民生产总 值增长的关系以及对就业的贡献,研究表明,加工贸易对我国贸易增长具有重要贡献,其贡献特点是长期和 间接的。张捷( 2013) 认为在制造 -服务国际分工形态下,出口贸易的过度发展将导致对服务业的挤出效应 大于其收入效应和关联效应,使产业结构落入“低水平过度制造业化”的陷阱。而研究产业结构和贸易结构 的研究方法中,主要是利用投入产出表进行分析。戴艳娟( 2009) 利用投入产出地平线比较中日两国的产业 结构以及自给率,认为中日产业结构存在互补性,进而导致中日贸易的扩张。陆根尧( 2012) 通过构建进出 口产品结构的合理性评价机制和评价指标,研究中日产业的差异性。而在研究影响产业结构的因素中,对外 贸易水平是影响产业结构的原因之一。黄庆波( 2010) 通过研究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状态,认为对外贸易 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非常大,特别是第三产业。在关于国际企业研究这一块,国外学者 Colantone( 2010) 通过研究国际产业分工和国际企业进退市场的行为,发现越是开放度高的产业,越能阻止新企业进入市场。 其余影响产业结构的因素有国民收入水平( 配第 - 克拉克定理, 1960) 、不同阶段的金融和银行系统( 龚强, 2014) 、城市规模与其生产率( 柯善咨, 2014) 、创新效率( 付宏, 2013) 等等。

综上所述,现有文献对于产业结构是否影响一国贸易尚未有明确的说法,但通过文献我们可以了解到产 业结构对贸易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在过去的文献中并未将一国的产业结构纳入对通讯贸易的影响因素中。 同时,在过往研究影响产业结构的因素中并未有学者将通讯服务贸易单独作为影响因素提出,因此本文提出 假设2:国内产业结构的优化会给一国的国际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产生正向的影响,但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 不一定对一国的产业结构造成影响。

三、我国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的现状分析

国内外主要使用服务贸易依存度、贸易竞争优势指数、显性竞争优势指数和市场份额占有率来衡量一个 国家某个行业的贸易竞争力。本文利用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2005 年至2015 年 G20 国家通讯贸易数据,计 算以上指标。

( 一) 服务贸易依存度比较( FTDservice)

服务贸易依存度从贸易角度来度量服务业开放程度,服务贸易依存度又称为服务贸易系数,是指一国的 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占该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用公式表示为: FTDservice =( Xij + Mij) /GDP。其中 Xij和 Mij 分别表示一个国家服务贸易的出口额和进口额,本文选取了部分G20 国家2005 年至2015 年的数据,计算结 果如图1 所示。

通过图1 我们可以看出:第一, 11 年服务贸易依存度均超过10%的国家有五个,分别是英国、韩国、沙特 阿拉伯、印度、德国;而在这五个国家中沙特阿拉伯的服务贸易依存度变化最大。第二,在这17 个国家中,墨 西哥和巴西的服务贸易依存度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这两个国家的服务业发展程度不高。第三,中国 11 年的服务贸易依存度变化不大。


( 二) 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优势比较( TC)

贸易竞争优势指数,即 TC 指数,是指某经济体出口与进口贸易的差额占其进出口贸易总额的比重,用 公式表示为: TCij =( Xij - Mij) /( Xij + Mij) 。其中, TCij表示 j 经济体 i 产业或产品的贸易竞争力指数, Xij和 Mij 分别表示 j 经济体是 i 产业或产品的出口额和进口额。TCij在 -1 到1 之间变动, TCij越接近于 1 表明该产业 或产品的竞争力较强,反之, TCij越接近 -1 表示竞争力越弱。

根据图 2 可知, 2005 -2015 年间,通讯服务贸易产业竞争力优势较强的是印度,而在 11 年里通讯服 务贸易 TC 指数为正的有 5 个国家,分别是中国、英国、印度、墨西哥和土耳其,大部分为发展中国家,在这 些国家中墨西哥的 TC 指数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而发达国家的 TC 指数( 德国、美国和意大利) 皆保持 在 -0. 1 到 0 之间。从该项指数看,中国通讯服务贸易近11 年发展迅速,但依然低于印度的发展水平。

( 三) 各国通讯服务贸易的显性竞争优势比较( CA)

显性比较优势指数,也称为 CA 指数,是由 Vollrath( 1988) 提出,其含义是指一国某一产品或行业出口占 本国所有行业出口重,除以该行业世界出口总额占全行业世界出口总额的比重,再减去相同方法计算的进口 的商,所得出的指叫作显性竞争比较优势指数。相对于显性比较优势指数( RCA 指数) 来说,该指数( CA) 将 一国或一产业的进口考虑进来,从而体现了这一经济体的真实竞争优势。CA 指数用公式表示为:

其中, Xij和 Mij的含义同 TC 指数, Xtj和 Mtj表示该国所有行业的出口总额和进口总额, Xiw和 Miw表示世界 该行业的出口总额和出口总额, Xtw和 Mtw表示世界所有行业的出口总额和进口总额。由于本文仅研究 17 个 国家的通讯服务贸易的情况,因此公式中的 Xtw和 Mtw皆为17 国进出口总和,下文的市场占有率指标( MS 指 数) 同理采用17 国数据。

通过CA 指数是否大于0 来判断一产业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否具有国际竞争力。因此,通过图3 可以看 出三个特点。第一,在17 个国家中,印度的 CA 指数比较突出,为17 国首位,并且在11 年中保持高水平,但 指数呈下降趋势发展。第二, 11 年的 CA 指数皆为正的国家大部分为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尼西亚和墨 西哥等,但这些国家的 CA 指数远远小于印度。第三,与 TC 指数呈现的结果一样,发达国家的 CA 指数也较 低,大部分为负数,其中美国为所有发达国家中最低。

( 四) 通讯贸易市场份额分析( MS)

通讯服务贸易的市场占有率指数( MS 指数) 是指一国的通讯服务贸易的出口额占世界的通讯服务贸易 总额的比重。根据图4 我们可以看出,在11 年里,排名较前的国家分别是:印度、美国、德国、英国和中国,这 说明了国际通讯服务市场的主导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同时,印度和中国的市场份额逐年上升,说明发展中国 家在国际通讯服务市场中存在潜力。

从国家的角度上看,在17 国中,国际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最高的是印度,这与印度注重计算机技术和信 息技术外包有关。综合四个指数来看,印度的市场份额最大,同时显性竞争优势为17 个国家中的第一位。 竞争力指数( TC 指数) 呈现发展中国家为正,发达国家为负的状态。三个指标表现出来的显现都均不相同, 除了印度之外,不同国家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各项指标排名不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表现差异大,发展 中国家的显性竞争优势指数较大,因此本文主要研究影响竞争力变化的原因。

四、变量、数据与实证模型

( 一) 变量及数据描述

通过上述文献综述和现状分析,本文将变量分为三类:一是上述竞争力指标,为被解释变量;二是产业结 构变量作为解释变量;三是相关的宏观经济变量作为控制变量。具体描述如下:

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变量( ICTi) :本文选择文献普遍用以衡量服务贸易竞争力的 CA( 显性竞争优势指 数) 、 TC( 竞争力优势指数) 以及 MS( 市场占有率) 。在实证时,将上述三个指标分别代入回归模型中。

产业结构变量( INDi) :通过文献研究发现,通常用产业总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方式来表述产业结构,但 由于数据的可获得性和数据口径的统一性,本文采用世界银行数据库提供的各国工业增加值占各国 GDP 的 百分比作为衡量各国工业结构的指标( IND2) ,同理服务业结构也采用增加值占百分比的指标( IND3) 。

相关控制变量指标:考虑到综合宏观经济环境,本文还对各国的对外开放水平、市场规模、城市化水平和 金融发展水平等其他因素进行考虑,以达到综合分析的效果。其中,对外开放水平( OPEN) 为国际货物和服 务出口占 GDP 的比重,市场规模( lnPOP) 用国家人口对数衡量,城市化水平( URB) 用城镇人口占国家总人口的比重衡量,而金融发展水平( FIN) 用银行部门提供的国内信贷占 GDP 的比重表示。另外,加入了作为 衡量国家基础设施的发展水平指标,用每百人移动蜂窝式无线通讯系统的电话租用人数的对数( lnMOB) 、 每百人互联网用户数的对数( lnINT) 以及国家航空运输量的对数( lnAIR) 表示。指标及相关符号表示如表1 所示:

( 二) 数据选取及模型设计

本文选取2005 年至2015 年17 国的面板数据作为研究样本。样本包括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德国、 意大利、日本、韩国和俄罗斯8 个发达国家,也包括了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巴西、墨西哥、沙特阿 拉伯、土耳其和南非共9 个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均来自于 G20 集团国,其地理分布在 6 大洲,同时其国家 发展状况不同,充分考虑到不同发展程度国家的贸易竞争力。样本数据来源于世界贸易组织数据库和世界 银行数据库,由于欧盟、法国以及加拿大部分年份缺少数据,因此将其剔除。变量的统计性质如表2 所示。 其中三个竞争力指标数据来源于世界贸易组织数据库,剩下的指标皆来源于世界银行数据库。为了消除异 方差,本文对部分变量采取对数形式。根据文献研究的结论以及本文假设,建立如下分析影响通讯服务贸易 竞争力的回归模型( 1) 如下:

( 三) 实证分析

在计量经济学应用中通常认为当面板数据时间跨度较大时,需要考虑变系数、单位根和协整的问题,而 对短面板数据则不强制要求上述检验。本文研究数据为 N 大 T 小的短面板数据,因此略去了上述检验步 骤。本文采用 stata13. 0 软件对样本进行固定效应的面板回归,回归结果如表3 所示。主要结果如下:

第一,国内产业结构与一国的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具有正相关关系。从三个模型可以看出,无论是工业 结构变量还是服务业结构变量,在面板回归的结构中系数皆为正,其显著水平均小于1%。这说明如果国内 的产业结构得到优化,将会影响国内通讯服务行业,进而提升该国的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

第二,国内市场规模影响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除了用来衡量产业结构两个指标为显著外,用国家人口 的对数代表的国内市场规模在三个回归结果中与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为负相关,其显著性在 0. 1% 以内。 这说明国内市场规模越大,本国的通讯服务市场越大,通讯服务提供商会把精力集中在国内,从而减少对国 外提供通讯服务贸易。

第三,在以市场占有率( MS) 为解释变量的回归模型中,除了前面提到的国内产业结构与国内市场规模 外,该竞争力指标还受到国内金融发展水平、国内城市化水平以及国内航空运输能力的影响。具体表现为: 金融发展水平越高,国际通讯服务贸易市场占有率越低,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是基于数据的可获得性, 使用银行提供的贷款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出现了高估或者低估的情况。同时,回归结果中国家航运能力 与通讯服务贸易出口呈显著正相关,这说明国家的航运能力在一定基础会影响国家的通讯贸易竞争力。

( 四) 稳健性检验

为了进一步研究发展中国家的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的情况,同时将样本缩小进行稳健性检验。按照世 界贸易组织的协定,将样本中的发展中国家作为子样本,利用模型( 1) 进行面板回归,结果如表4 所示。

结果发现,在解释 CA 和 MS 这两个指标时,产业结构依然是显著为正相关,而 TC 指标对第二产业结构 相关性结果则不明显。说明在样本缩小的情况下,结果依然为产业结构对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有推动作用。

( 五) 通讯贸易竞争力与产业结构的关系

根据一开始的文献研究,认为通信服务行业作为一个国家的基础性行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因此,本文以产业结构为被解释变量,将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三个指标分别作为解释变量, 控制变量中使用国家对外开放水平、金融发展水平、城市化水平以及基础设施水平,从而构建如下模型( 2) , 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面板回归结果如表5 所示,从结果我们了解到如下结论:

第一,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并不是影响产业结构的主要因素。在分析第二产业结构时,只有市场占有率 指标( MS) 是呈显著,但显著水平只有5%。而在分析影响第三产业发展的因素同样只有显性竞争优势( CA) 在5% 下呈正相关。这说明,单个行业对于整个产业结构的影响力依然不足,即使是通讯服务这一类的 行业。

第二,影响产业结构的主要因素是国家对外开放水平,但二、三产业的结果不一致。对外开放水平与第 二产业结构呈正相关,无论是使用哪一个竞争力指标,其显著性都在 0. 1%,且系数皆为正。而第三产业结 构结果虽然显著性也都在0. 1%,但是系数为负。

第三,金融发展水平与人口规模是影响国家产业结构的另一重要因素。在第二产业的影响因素中金融 发展水平与市场规模在0. 1%水平下显著为负相关,相反,金融发展水平与市场规模在0. 1%水平下显著影 响第三产业,但其关系为正。

五、结论及建议

第一,优化国家基础性服务行业及相关基础设施,有利于提升国际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在研究产业结 构与国际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的关系中我们发现,虽然国内产业结构能够影响国际服务贸易竞争力,但是国 际服务贸易竞争力却不能成为国家产业升级的主要因素。影响一个国家产业结构的主要因素是这个国家的 金融发展水平、人口规模以及城市化水平等相关因素,因此在国家制定相关产业政策时,应注重国内基础服 务业和国家基础设施的建设,并结合市场政策。

第二,发挥第二产业后盾作用,为国家通讯服务提供技术支持。从通讯技术的飞跃发展可以看出,无论 任何行业都离不开通讯服务的支持,但通讯服务的发展更离不开第二产业部门技术和装备的升级。因此,在 技术上应以制定国际统一标准为目标,这有利于在日益增强的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提高国家通讯服 务的竞争力。而加强地区标准化和机型审批力度,有助于促进服务的发展和设备的销售。

第三,市场因素是提高国际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的主要因素。通讯服务作为一个国家的基础性服务,具 有国家安全性与垄断性,如何拓展一个国家通讯服务的范围是提高竞争力的一个重要途径。在世界经济全 球化的大趋势下,通讯服务不应该仅仅限于为国民服务,也应该走出国门,适应各国的需求,进而提高服务技 术水平,最终为一国的产业结构升级发挥基础性作用。



[参考文献]

[1] Repkine A. ICT Penetration and Aggregate Production Efficiency: Empirical Evidence for a Cross - Section of Fifty Countries[ J] . Journal of Applied Economic Sciences, 2008,( 3) :8.

[2] 季剑军,曾昆. 服务业对外开放与竞争力关系的研究[ J] . 经济与管理研究, 2016,( 1) :63 -69.

[3] 张珺,余苗. 通信服务对外开放度的测量及其对净出口显示性比较优势的影响[ J] . 科技管理研究, 2015,( 17) : 197 -201.

[4] 李颖. 中国通讯服务贸易竞争力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 J] . 今日中国论坛, 2013,( 15) :145 -146.

[5] 何骏,郭岚. 中国服务贸易竞争力提升研究———基于全球主要服务贸易国家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 J] . 山西财经大学学 报, 2013,( 3) :44 -55.

[6] 樊瑛. 中国服务业开放度研究[ J] . 国际贸易, 2012,( 10) :10 -17.

[7] 洪世勤,何暑子. 中、日、韩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结构变动及比较优势的实证研究———基于 RCA 与特化系数等的分析 [ J] . 经济经纬, 2012,( 4) :46 -50.

[8] 孙琳琳,郑海涛,任若恩. 信息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行业面板数据的经验证据[ J] . 世界经济, 2012,( 2) :3 -25.

[9] 黄庆波,范厚明. 对外贸易、经济增长与产业结构升级———基于中国、印度和亚洲“四小龙”的实证检验[J] . 国际贸易问 题, 2010,( 2) :38 -44.

[10] Gutierrez L H, Berg S. Telecommunications Liberalization and Regulatory Governance: Lessons from Latin America [J] . 38

Telecommunications Policy, 2000,( 10 -11) :865 -884.

[11] 于谨凯,蒋雪莹. 全球价值链视角下中国通讯服务贸易出口技术复杂度研究[ J] .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 2016,( 04) : 58 -65.

[12] 克鲁格曼. 战略性贸易政策与新国际经济学[M] .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0.

[13] 孙晓华,王昀. 对外贸易结构带动了产业结构升级吗? ———基于半对数模型和结构效应的实证检验[ J] . 世界经济研 究, 2013,( 1) :15 -21, 87.

[ 14] 袁欣. 中国对外贸易结构与产业结构 : “镜像”与“原像”的背离[ J] . 经济学家, 2010,( 6) :67 -73.

[15] 李晨,戴国平. 我国加工贸易的经济效应分析:基于外贸发展方式转变的视角[ J] . 产业经济研究, 2013,( 2) :103 -110.

[16] 戴艳娟. 中日产业结构及自给率的比较———基于投入产出地平线图的分析[ J] . 广东财经职业学院学报, 2009,( 4) :39 -44.

[17] 陆根尧,潘晓栋. 基于投入产出模型的中日进出口产品结构合理性比较研究[ J] . 国际贸易问题, 2012,( 6) :82 -95.

[18] 朱庆华,冯云婷,田一辉. 基于投入产出法的中国再制造产业经济影响分析[ J] . 中国软科学, 2014,( 6) :34 -43. [ 19] 杨智峰,陈霜华,汪伟. 中国产业结构变化的动因分析———基于投入产出模型的实证研究[ J] . 财经研究, 2014,( 9) :38 -49 +61.

[20] 杨丽华. 外贸商品结构合理性评价指标的构建及实证研究[ J] . 国际贸易问题, 2011,( 8) :14 -23.

[21] 沈利生,吴振宇. 外贸产品结构的合理性分析[ J] . 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 2003,( 8) :66 -72.

[ 22] 耿献辉. 我国进出口商品结构变动及其优化———基于投入产出表的实证分析[ J] . 经济学家, 2010,( 8) :40 -46.

[23] 裴长洪. 进口贸易结构与经济增长:规律与启示[ J] . 经济研究, 2013,( 7) :4 -19.

[24] 吴金铎. 基于投入产出分析框架的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研究[ J] . 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2013,( 12) :1 -16.

[25] 张捷,张媛媛,莫扬. 对外贸易对中国产业结构向服务化演进的影响———基于制造 - 服务国际分工形态的视角[ J] . 财 经研究, 2013,( 6) :16 -27.

[26] F L. Clark Colin. —The conditions of Economic Progress[ J] . Population, 1960,( 15) :374 -375. [ 27] 柯善咨,赵曜. 产业结构、城市规模与中国城市生产率[ J] . 经济研究, 2014,( 4) :76 -88, 115.

[28] 龚强,张一林,林毅夫. 产业结构、风险特性与最优金融结构[ J] . 经济研究, 2014,( 4) :4 -16.

[29] 付宏,毛蕴诗,宋来胜. 创新对产业结构高级化影响的实证研究———基于2000—2011 年的省际面板数据[J] . 中国工业 经济, 2013,( 9) :56 -68.

[30] Colantone I, Coucke K, Sleuwaegen L. Low - Cost Import Competition: Do Small Firms Respond Differently? [ J] .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2011:1 -9.